重 (chóng),表示把做过的动作行为再做一次或另行开始,相当于「重新」「再」「又」。

想好这个标题已经许久(也许是),一直未找到下笔的时机,晚上跑步回来冲完澡,恍然想起前段时间友人落了眼镜,细究起期间都去了哪些地方,问起某次聚餐,记忆中以为是上周的事,查看账单时发现已过了一月有余。

可能在对时间的感知极度不明确的状态下,是再次翻开《追忆》这本书的最佳时机。因此可以很坦然的交代,上次翻开这本书的时间也许是半年前,一年前,或是三年前,已无印象(真的?)。只是这段话至今依然印象深刻,脑中还残留着第一次读到时的想念:

我刚才感到的焦虑,我想,斯万看到我的信,猜出我写信的用意之后,一定会加以嘲笑;然而,恰恰相反,我在后来了解到,这种焦虑曾是他一生中长年的折磨,除了他以外,也许无人能对我如此理解;焦虑不安地感到自己钟爱之人在愉悦的场所,而自己却不在那里,不能去那里同此人相逢,是爱情使他尝到焦虑不安的滋味,可以说焦虑不安是预先为爱情而准备,并将由爱情独占,变成它特有的东西;但是,焦虑不安出现在我们心中,是在我们生活中尚未有爱情之时,就像我那样,这时它晃动着等待爱情的来临,若隐若现,自由自在,没有确切的用处,今天效力于一种感情,明天效力于另一种感情。

可能是当时的状态和作者产生了某种共鸣吧,不过,当在次翻开书本找到这段话时,却已没有当时第一次读到时的触动。或者这便是阅读的意义吧,我猜的。

前段时间在豆瓣上看到友邻的广播里面提到一句诗:

想起初相见,似地转天旋;
当意念改变,如过眼云烟;

初读时,觉的写到心坎上,之后时不时想到这句诗,慢慢体会到后半句有个字,谈何容易。

好像写偏了呀,不过就这样吧。

就这样。